<track id="NcaATul"></track>
  • <track id="NcaATul"></track>

        <track id="NcaATul"></track>

        1. 欢迎来到日本视频网!

          日本视频

         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
          日本视频
          当前位置:

          对于新手来讲,写小说要做好哪些准备?

          来源:快猫短视频 时间:07-24 16:06:24浏览2491次

          我的部分场景卡片

          ​我坚信,文虽无定式,却必有章法。

          然而,当我按部就班完成这一系列繁琐而精致的事前筹备后,我发明自己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写作愿望。那些人物小传、情节卡片和写作大纲,都被我扔到了一个放弃的箱子里,我最终还是没有写出一个及格的小说来。

          说实话,我有点沮丧。

          我抚慰自己,也许巨匠分享的方式是对的,只是不合适我罢了。

          那么最合适我的方式是什么呢?怎样才干找到最合适我的写作方法呢?

          直到我看到了美国作家劳伦斯·布洛克的《小说的八百万种写法》。

          《小说的八百万种写法》封面图

          ​《小说的八百万种写法》是由劳伦斯·布洛克的写作专栏集结而成的,内容涵盖小说写作的三個重要环节(前期筹备、注意事项和后期收尾)做了详细的讲授,并联合作者14年的写作经验,分辨对“选题”、“拟大纲”和“小说修正”这三个方面提出了详细的建议。

          在《小说的八百万种写法》中,劳伦斯告知我们,写作是没有公式的,别人的写作方法不必定合适你。

          这就意味着,新手写作者要做的,不是“复制”那些胜利作家的写作方法和习惯,而是要去“拆解”胜利作品的写作亮点和技能,在拆解中学习,从而找到最合适自己的写作方法。

          劳伦斯·布洛克的建议让我豁然豁达。确切,每一个写作者都有属于自己的写作方式,比如有人感到提纲主要,有人感到不主要。有人提纲写得长,有人写得短。有些人一边写一边改,还有一些人,爱好等全体写完了后再大删大减……

          作家的写作偏好,对进步个人的写作技能,没有绝对的关系。初阶作者应当多关注作品本身的亮点,而不是作家的写作习惯。

          也就是说,要写小说,就得从拆小说开端学起。

          那么,我们该如何拆,才干最大限度地进步写作技能,并且找到合适自己的写作方法呢?劳伦斯·布洛克在《小说的八百万种写法》一书中给出了三个可操作性的练习方式。

          一、泛读同类型作品

          你大概听过这句话:读小说的人不必定会写小说,但写小说的人却必定会读小说。

          为什么呢?

          因为浏览是懂得写小说最直接的方法。

          “读”是写作前期的必要筹备。集中浏览同类作品,可以让我们在最短的时光内,从排篇布局、人物设定和情节部署上,找到同类小说的共性,然后应用到我们的小說创作里。

          通过对这些优良作品的拆解和剖析,我们可以得出作品胜利的因素和套路。

          比如,我在研讨中国戏曲的故事情节设置的时候,就发明古代的剧作家很爱好用“道具信物法”来设计偶然性的剧情。比如孔尚任的《桃花扇》、汤显祖的《紫钗记》,范文若的《花筵赚》,甚至在曹雪芹的《红楼梦》中,也多次应用“道具信物法”来潜伏笔,暗示彼此之间的姻缘关系。

          中国戏曲关目研讨导图

          再比如,影评大佬罗杰·伊伯特也曾在他的毒舌小词典《我知道你们又来这一套》中讲过,“如果你想要一个令人反感的角色改变成暖男暖女的形象,可以让这个人角色去给别人角轻轻盖上一条毛巾;

          如果想放大故事戏剧的冲突和人物的情感,可以给他们部署一场雨戏,雨下得越大越好,最好让他们都淋成落汤鸡。”

          想想在话剧《雷雨》中,周鲁两家三十年的恩怨情仇是不是就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里爆发,到达高潮的?《流星花园》里的杉菜和道明寺,他们之间的情感隔阂,是不是也是在一个大雨滂沱的夜里被激发和冲破的?

          不管是在影视作品,还是文学作品,控制作品中共性的套路,可以辅助写我们更好的塑造人物角色和推进情节。

          而拆解,就是让我们去学习和控制这些基础的创作原则,为我们的创作供给营养和参考根据。

          二、以写作者的角度来进行浏览

          除了大批浏览同类型作品外,以拆解为目标的浏览,最要害的,是要以“写作者”的角度来分析作品。

          以写作者的角度浏览,和以浏览者的角度浏览,差别到底是什么呢?

          我以浏览阿加莎《无人生还》的第一个章节为例,和大家讲一下读者思维和写作者思维的区別。

          作为读者,我可能更关注小说中到底会有哪些人物登场,里面有没有埋藏着凶手的线索,下一步到底会产生什麼呢?

          而作为写作者,我就不得不去关注,阿加莎到底是怎么去写一个已知结局的故事的?每一个看似不相关的人物都是怎么出场的?角色出场的次序有何讲求?如何让每一个人登场所理?登场的时候要怎样去介绍他们而不重合?我须要在哪些地位才干埋下线索,才干让这些人物关系有条不紊地交错在一起,等到本相大白的時候给读者带来出乎意料的感到?

          所以大家发明了么?读者思维只须要关注“写了啥”,而作者思维则须要关注“写什么”和“怎么写”。

          只有从读者思维切换到作者思维,你的写作技巧才干在拆解训练中得以晋升。

          此外,劳伦斯·布洛克还提到了另一个拆解的措施,就是我们可以把每一部庞杂的小说简化成一百字左右的剧情梗概。

          通过去除一些润饰情节的细节,敏捷地找到作品最基础的情节和人物构造,对我们写大纲和情节设置也是很有辅助的。

          三、对目的作品进行数字剖析

          作家本·布拉特在《纳博科夫最爱好的词》中,曾经用大数据剖析法,来统计畅销作品中所应用的词类和词频,进而察看畅销作品中的用词模式和规律。

          但本·布拉特并不是第一位应用数字剖析作品的作家,早在1978年,《巨蟒盛宴》的作者克鲁斯曾在接收《纽约书评》采访时分享过自己对小说的数字剖析经验。

          克鲁斯说,自己大约花了一年多的时光,体系地把格雷厄姆·格林的《恋情的终结》进行了全方位的拆解。他不仅收拾了书中角色的数量、故事跨越的时长、呈现了多少个城市、多少间房间、高潮产生在什么处所,甚至还统计了作者到底花了多少时光来为故事的高潮做铺垫。

          克鲁斯通过拆解爱好的小说,并把它转化为数字,他把拆解中学到的处置时光、地点、举动和节奏的经验,全体都用在了《巨蟒盛宴》里。

          正如劳伦斯·布洛克所言,写作没有公式可循。对新手写作者而言,拆解优良作品是学习写作最快捷的路径。拆解目标不是创新,而是学习基本的写作方式,进步技艺。

          通过拆解,我们把学到的写作技能、思路和框架,都用到自己的写作中来。一边去懂得别人的“写作套路”,一边去修改,并找到最合适自己的“方法”和“套路”。

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请输入搜索内容

          最新标签

          NEWSTAGS